一场秋雨一场寒。

昨天下午的暴雨让温度迅速降了下来。刷新了个记录,有史以来第一次跑过了 10 公里。

run-best

作为运动两个月的新手,有这样的成绩已经甚感欣慰了。

上半年疫情缓解后,最早在紫竹院公园跑步,刚开始只能跑步 500 米,而且上气不接下气,完全没有跑步的动力。 自从去了奥森公园一趟后,跑一段走一段,坚持南园一圈 5 公里。然后隔一周再开始加码,直到能完整跑下来 5 公里,中间没有停歇。

刚开始只能利用周六早上跑步,大约一周一次,而且没有掌握要领,自己瞎跑,某次 5 公里全程下来,平均心率 189。经过某位大佬的指点才意识到这样跑步太危险了,我这个年龄段有心脏爆裂猝死的危险。

这之后将 4 年前的咕咚下载安装好后,发现上一次有记录的跑步大约是 5 年前了。跟着咕咚上的训练课程,跑前热身,跑后拉伸,坚持慢慢跑。这过程中尤其关注心率,不让上 160。经过一周的训练,目前能够稳定跑步 5km+,而且心率不超过 160。当然,速度也慢了下来。

大佬说的对,新手不要关注速度,坚持30分钟时长和稳定心率就好了。

这几天在家呆着,真的是呆着,没有四处走走,内心还是很焦虑,也没有想去走走的地方。

早上磨磨蹭蹭出门,热完身就小跑起来,并没有特定的目的地。好赖天气比较给力,温度适当,有一点小冷,跑起来后暖和些。漫无目的的来到了昆玉河边。

昆玉河

昆玉河的风景真不错,荷水还是很清澈的,迎着小风跑,听着北大经济学教授薛兆丰的经济学专栏,心情还是很愉快的。 沿河遇到几位跑步的人,更多的是垂钓的大叔,河中还有几位大爷在游泳,徒有羡慕罢了。

昆玉河

本来期待能够跑步到颐和园的,怎奈昆玉河东侧到了南长河分叉处过不去,绕啊绕也没有绕过去,最终从长春园绕道西三环回家了。

今天最大的收获是第一次坚持跑步 10 公里没有停歇,事实上度过了 2 公里到 3 公里最困难的时期,后面的跑步就是机械的摆动,已经不感觉到特别累了。 如果不是给自己保留一点体力,还是可以继续跑一段的。

成果不错,除了最近训练比较给力外,天气和薛兆丰老师的经济学讲座给了莫大的支持。

这周还能跑步几天,下周入职新公司后不知道是否还有余力早起运动。